家长学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育园地 >> 家长学校

见证长成 一起成长
作者:1506班陶明远家长肖力行文章来源:教育处发布时间:2018-11-14点击数:72【字体:

我想以一个小故事开头。

那是一个星期天。我送孩子去省图书馆画画。刚下韶山路的地下通道,就听到了悲戚的二胡声。耳熟,是阿炳的二泉映月。走近,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在拉二胡,他傍边还“团”着一个没了双腿的年轻人。时不时有路人往一个摆放在他们面前的大瓷盆里放些零钱。

 “妈妈,给我几块钱。”见此情景,孩子没有半点迟疑。我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像“打飞的行乞” “高位截瘫”等行骗伎俩时不时见诸报端和网络。我估摸着那“团”着的身子下或许曲藏了一双好好的脚。心想,这又只是一曲一唱一和的行骗把戏罢了。“妈妈没带零钱呢。”我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出了通道口,就是报刊亭。“妈妈,我要买本《读者》。”当然,接下来不必剧透。孩子拿了零钱,飞也似的奔向“二泉映月”。

归来,我望着孩子那红扑扑的脸蛋,满心欢喜的样子,牵着她暖暖的肉肉的小手,心里分明感受到了那传说中幸福的滋味。

 时隔不久的一天,女儿放学回家,一进门便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还地关上了房门。她爸见状忙敲门询问什么事,女儿也没回应。我猜想是不是跟小朋友闹了什么小别扭。

 吃晚饭时,他爸反复问到底什么事不开心。终于,女儿爆发了!她眼噙泪花,脸也涨得通红,近乎怒吼:那拉二胡的是个骗子!刚才我碰到了那个年轻人,他边走边打电话,用的还是iPhone!

 善良遭遇欺骗!

 我该如何开导女儿帮孩子纾解不适呢?跟她一起背诵鲁迅先生的名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吗?————压根儿我不想女儿成为那逢佛杀佛遇魔斩魔的“猛士”,打心底我只希望女儿她能开开心心,幸福的生活。

我想,这或是天底下大多数父母对自家儿女的期许吧。

 饭后,他爸特意要女儿跟我们一起看电视。边看边聊。谈到不开心的事时,他爸脸色略显凝重。不过还是挺诙谐地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

话说,从前没有山也没有庙有个云游老禅师,见一蝎子掉到水里,就伸手去救。谁知一碰,蝎子蛰了他手指。禅师不怕,再次出手,却又被蝎子蛰了。有人就说:它老蜇你,何必再救?禅师答:蜇人是蝎子的天性,而善良是我的天性,我不会因为它的天性,而改变我的天性。

末了,他爸意味深长地说,人,个体差异大。小人无错,君子常过。善良是心灵的灯盏。要学习老禅师做真我,看淡遭遇得失,诗意地去生活。

女儿似懂非懂,若有所思。不过,她的心情还是好了起来。

那晚,女儿她美美地睡了一觉。

 

  这个故事不只是我们的故事。它是每个父母都可能跟儿女一起经历的故事。也是做父母的比较纠结的事儿。

    善良之心人皆有。特别是孩子。只是在骨感的现实生活中时不时刺手伤心,善良屡屡遭遇欺骗。我们做父母的是该鼓励孩子毫不犹豫地去搀扶跌倒的老人,还是告诫孩子要躲得远远的,审时度势,先做一番调查研究呢。

    这是个问题。

它涉及到教育,更进一步涉及到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通常简称家教。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基础。也是学校教育的补充和延伸。

人组成了家庭,(请汪星喵星爸妈轻拍。)人,是个体差异最大的物种。彼之琼浆,吾之毒药。故而方兴未艾的“个体化治疗”大有取代现有服药治疗方式的趋势。就家庭教育而言,家庭背景,孩子成长的环境各各不同,甚至天差地别。要找到或推行一种大家普遍认可共同实行的家庭教育的方法或路子显然是不合时宜的。家庭教育跟治病有很多共同点,只是家庭教育更多的是“治未病”。

 怎么教,重要。这有如医生的治疗方案。但是,只有天生的孩子,没有天生的爸妈。霸爸只是霸爸自家孩子的霸爸,虎妈也只是虎妈自家孩子的虎妈。每个做父母的得用心去摸索适合自家孩子的教育方式。怎么教,没有最好,只有适合不适合。适合就好。

教什么,更重要。方向对了,何惧路遥?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某个孩子奥数一点都搞路数不清,(其实,不只是孩子哟。呵呵。)你肯定不会说:“这孩子没家教“。但是,不懂礼貌或是乱扔垃圾或是拾金昧荷包的孩子那你肯定就要说:“这孩子没家教“了。可见,家庭教育不是要成为面面俱到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家庭教育是有其重心、取向和普适性的。

那么,家庭教育的普适性是什么呢?其普适性的内核是什么呢?

道可道,非常道。在我们这个绝对变化而恒常只是相对的世界,一切可以宣说的观点、理论,都得有个前提作为参照才符合科学精神。同样,我们在此讨论家庭教育的普适性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了“希望孩子幸福生活”这个前提。

德国教育家弗洛贝尔曾经说过:国民的命运,与其说是操控在当权者手中,倒不如说是掌握在母亲的手里。

 母亲,家庭的核心成员。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不可或缺。坊间有言:宁可跟着讨米的娘,也不跟了当官的爹。话粗理不糙,与弗氏之言音异调同。

让我们重温惠特曼的诗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吧——

    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       

       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

       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怀胎十月的母亲,襁褓中的孩子。母亲,孩子最初所感所见。有人说,好女人是一所学校,可使浪子回头。我想说,好母亲是一所双语学校!母爱,最美的语言; 榜样,无声的言

 

孙维刚老师曾说,假如一个人没有很高的道德水准,那么,他的才华少一点可能更好。其实这就是流布很广的“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的文艺版。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正如歌德在《浮士德》中所言的那样:善良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却终将意识到有一条正途。

 可见,“人世间最可宝贵的就是善良。”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一个人,是否具有向善、行善、扬善的人性,直接关系其理想定位、社会价值、人生走向。而向善是要培育的。思想家别林斯基说过:我们会成为木匠,会成为钳工,会成为工厂主,但会不会成为一个人还是个问题。

成人,家庭教育的重心。向善,成人的关键点。“慈悲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尊重生命、敬畏生命的价值观是向善的基石。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成为具有博大的慈悲胸怀、高尚的道德情操、崇高的精神境界,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一个大写的人!

人善被人欺。这句话貌似有道理,其实不然。善良,不是“没个性、没本事、没脾气”的“三没人”。善良不是懦弱。

而所谓“好人不长寿、恶人活千年”,只是心理现象。人们往往对“特殊现象”记忆深刻,对平凡的事物则容易忽视。此话偏颇,没有科学根据。

耶鲁大学和加州大学的研究者得出的结论:人的善恶观念会影响其寿命的长短,品性善良的人平均要比品性恶劣的人长寿。

在加州阿拉米达县随机抽取了7000位居民,并对他们进行了为期九年的跟踪调查。研究发现,品性善良的人预期寿命显著延长,男性尤其如此;相反,心怀恶意、损人利己的人,死亡率比正常人高1.5倍。并且,该结论不受种族差别、收入高低、体育锻炼及生活作风等因素的影响。

是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善良天不欺。这就是善良的福利!

 

“面对一丛野菊花而怦然心动的情怀”——是泰戈尔心目中理想的毕业生。这是一种什么情怀啊!我只能猜想,但我向往,我要同女儿一起成长——我知道,这是通往幸福的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