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学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德育园地 >> 家长学校

我们这样爱
作者:1514班曾子轩妈妈熊华辉文章来源:教育处发布时间:2018-11-14点击数:62【字体:

到底要多少好东西,才能成全一个完整独立的人?

自从当了母亲,我不断发出这样的叩问。为此,我常如履薄冰。因为这个世界实在太大,孩子太小;我须得扶着他走上好一段路让他独立于这世界,又不能依着我的性子干涉他天性的自由,这实在是难。孩子的生命状态,一头是完全规范而不自由;一头是完全自由而不规范,这都不可取。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不违背基本规范前提下的身心舒展而自由。为了这个理想,我想去书中遍寻良方,却发现没有哪一个教育家的智慧能让我依葫芦画瓢——因为我和他都是那样的独一无二。于是,在家庭教育这部“电视剧”里,作为主角的我们常常一波三折上演着各种喜乐哀愁的故事。故事在不断延续,亲情在不断浓郁,我们的教育智慧也在种种具体情境下生发。就这样,我们和儿子不断磨合着,慢慢磨合出家庭最和谐的脚步。

时间观念,与其靠提醒不如去体验  

今天一早,我就与轩爸密谋:无论如何,今天只喊轩起床一次。若他没有反应,或者一如既往磨磨蹭蹭,我们要视若无睹,照预定的节奏出门。

因为我发现,喊的次数多了,反倒成全了他的惰性与依赖,总觉得要以父母第四次、第五次的呼唤为界限,之前的可忽略不计。再者,由于大人上班、孩子上学还算顺路,我们每次都是一家人一起出发,所以,即便我与他父亲早早收拾停当,时间也受他钳制——反正你们会等我的!唉,他才是我们家的“闹钟”,“闹钟”没响,那就意味着出发的“点儿”还没到。于是一家人早上的节奏常常是:我们火急火燎地跳着“快三”,他却慢条斯理地踏着优雅的“华尔兹”。日子久了,连指责他的言语也一成不变了:怎么规划时间的?喊了多少遍了?时间会躺在那儿等你吗?。。。“敌我斗争”的最后,是指责语他也能听成摇篮曲,你“唱”个九九十足,他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好不容易起来,又是慢吞吞找袜子;慢吞吞刷牙洗脸;对了,还有每天雷打不动的慢吞吞整理那一头“都教授”式的齐额发。总算下得楼去,我与轩爸已是健步如飞,“轩老人家”还要悠然的一路寻找天空飞鸟、路上蚂蚁的踪迹。嗨,这种风雅型人物真真是让人消受不起啊!

虽然风雅,有毛病还得治!“子不教,父之过”。今儿不好好治治,将来害己害人咋办?于是,我一骨碌爬起来,直奔他的卧室,开始今天的叫早台词:“北京时间6:50,请迅速起床,今天只喊一次!待会儿我们收拾好了就出发!过时不候!”大概是感觉台词有变,被窝里的身子蠕动了两下,又没了动静。估摸是正在偷着乐:想讹我,门都没有!好小子,你就等着看好戏!

这边厢我和轩爸三两下整装完毕,又开始了下一轮配合。

轩爸大步流星走出房门,脚步还噔噔作响,一边走一边喊:“我现在就可以出发了,你们呢?”

我在里屋赶紧回应:“还等我三分钟!马上就好!”有效果哦!轩的房间开始悉悉索索有响动了。我趁热打铁:“对了,今天早上吃什么?”

“我看吃手抓饼不错,昨天轩不是没吃上带鸡排的么?今天可以试试!”轩爸朝我挤眉弄眼。

果然,小馋猫上当了,三两下就进洗手间洗漱来了,可从来没有这么快的耶。我忍住笑,一本正经的说:“我们先下电梯了,如果买完手抓饼还没见到你来搭车,那你就自己安排吧,抽屉有备用的零钱。”他斜睨着我,似信非信。我不再多言,与轩爸扬长而去。

走至电梯口,轩爸似有不忍:“等一下吧,电梯难得等呢,也要几分钟。。。”我不由分说按键关了门。

下楼后,我们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万一他真的不上“当”,可怎么收场?但是我们马上意识到,如果真是这样,就好好治他一回,让他自己去上学,反正丢不了!

 

后来怎么样呢?

呵呵,我不知道轩把脸洗干净了没,总之我后来买完手抓饼上车听轩爸讲,他横挎着书包,手抓着讲义,一阵风似的朝小豹子(我们家的爱车)冲过来上了车,历史上没有过的快!!

我把手抓饼递给他,适时来了一句:“今天买了带鸡排的,不过只有两份。因为我估计以你平时的速度肯定是赶不上的。既然你赶上了,那我这一份就奖励你吧。反正我单位可以解决早饭问题。”

轩如释重负又略带自豪,嘿嘿一笑,接过手抓饼大口咬去。

                                  

追逐家庭梦想,要有孩子的脚步

今天一早,一家人正在厨房吃早餐。

突然想起周末要回老家后山植树的事情,我欢喜地告知儿子:“轩,星期天和我们一起回老家种树吧,杨梅树,柚子树……多着呢!”谁知他盛着饭,反应出乎意料的平淡:“我不想去,不是很有兴趣。”     我一时语塞,这些天与轩爸忙碌奔波于果树市场、果农种植基地的种种萦绕于心头,一时间有点失落。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我在心里劝慰着自己,他怎么知道这件事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如果他知道,我们在老家建一座漂亮的大房子,是为了不让过世多年的爷爷落寞地挂在破败不堪、风雨飘摇的祖宅墙上;是为了早就想回乡居住的奶奶有个温馨的家;是为了爸爸童年的心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庄园”;是为了圆妈妈“采菊东篱,悠然南山”的田园梦……也许善解人意的他就能明白,房前的绿草地,屋后的果树林都是这个美丽的家的一部分,都是我们发自心底的念想。

可是我们确实忽略了,我们的念想里,儿子的身影呢?如果这座大房子没有儿子的念想,它再美丽,对他也没有吸引力。

坐车上学的路上,我和儿子说起了他爸爸告诉我的童年往事,往事里,有如诗如画的乡村美景;有父母姐弟的情深意长;有放牛耕田之乐;有山水跋涉带饭上学的艰辛……在交流当中,儿子的专注,沉思,憧憬,让我似乎能感觉到,他正努力划过时光的河流向彼岸的父母溯游。也许,以他的经验来想象父母儿时的生活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场景,但我觉得,他愿意倾听,愿意在想象中体验父母的童年,已然令人欢喜。我还告诉儿子,爸爸的童年如此美丽,让我也心驰神往。所以我愿意陪伴他,在他童年生活过的地方,盖一个我们心中的“庄园”,要有一个长满鲜花和青草的大院子,还要在后山种上一片果树林,看着它们慢慢长大……当然,除了说我们自己的念想,我还告诉儿子,三楼卧室的风格儿子说了算;院子里的秋千放哪儿,最喜欢的果树种在山坡什么位置,儿子也来做主。

见儿子听得兴致盎然,我又问一次:“周末跟爸爸妈妈一起回去吧?”儿子不假思索:“好的。”

 我轻轻的输了口气。侧头望向轩爸,手握方向盘,不言不语,却笑意正浓。

幸亏补救及时啊。追逐家庭梦想,怎能没有孩子的脚步?

 

职责和使命,比兴趣更重要

一、六一主持的故事

刚接到放学的儿子,却见他一言不发,神情沮丧。仔细看看,眼里还有不浅的幽怨。这种情况下,着急着去问兴许还会问出火花星子来。不急,咱先慢慢观察。

果然,一阵沉默过后,这小子到底沉不住气,哭丧着脸说开了。原来,大家都盼望的儿童节却成了他的负担:要参演班上节目,天天放学后得加班儿练;六一节目当主持,唐老师腾不出别的时间,只好抽了体育课背稿子;任务那么重,作业却一点儿也没少,想和老师打个商量,一句话给噎了回来:“也有和你一样挑重担的人为什么别人可以做到你就讲条件?”估计,晚上作业时间不会在九点前结束。

小小的身体肩负着这么多重大使命,怪不得这么委屈!估计更让他心理不平衡的,是自己忙得像陀螺,却眼见着别的伙伴玩得正欢!一股脑儿说出种种的不如意之后,所有怨气化作一句恶狠狠的话丢了出来:“凭什么他们可以玩我就这么累!我不想当什么主持!一点意思也没有!”

因为自己累别人在玩,所以不愿意担当;所以觉得本来有意思的事情没了意思。看来,这还不是件小事情呢!

我没有评价,也确实不好评价,这涉及到一个个人选择的问题。站在孩子的眼界与立场来选择,确实无可厚非,我凭空里比别人多干这么多,凭什么呢?此时,我若是直白的告诉他,这是你应该做的,你没得选择,结果可想而知:除了暴风骤雨,还能有什么?

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他刚当学校主持人的情形来:翩翩美少年,雄姿英发的模样;言语铿锵有力,眉宇间掩饰不住的骄傲与自信。于是我问到:“你还记得唐老师当时选主持的时候全校有多少人报名吗?我可是记得有满教室的人哦!”

那一头沉默着。也许,思绪也回到了当年吧。

“你知不知道有好几个孩子没有选上,都流了眼泪?”

儿子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嘟了一句:“有必要吗?”

我反问:“你难道没有为失去某样心爱的东西流过泪吗?”

那一头,再次沉默了。

“对于这些孩子而言,能当上学校主持人也许就是了不起的梦想,是一个最心爱、最怕丢失的机会。他们不知多少次在遐想着能站在升旗台上,面对全校的孩子展示自己的微笑,自己的口才,自己的风采。你当时不也是一样吗?如果觉得当主持没意思,你怎么会踊跃报名参加角逐呢?”

。。。。。。

“你能想象,他们当时有多羡慕被选上的你,觉得你简直就是上帝的宠儿?而且,你每次的主持那么出色,让老师、同学、亲人都为你喝彩,主持真的没意思吗?”

。。。。。。

“妈妈知道你很辛苦。但是当年选上主持人的时候你就知道,学校主持人是要花很多时间精力去培养的,也就意味着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你是要面对这个职责和使命的,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累或不感兴趣了就放弃呢?荣耀与职责,从来就是孪生兄弟。就像妈妈,当上校长是荣耀;真正当起校长来其实很苦很累,可是我现在能说不当就不当了吗?”

   儿子若有所思,不再梗着脖子,眼神里的幽怨散去不少。

“还有一句话送给你,我亲爱的儿子”,我补充道,“当你付出比别人多的时候,回报也会在某一天,一个也许你自己都没想到的地方,馈赠给你。吃点苦,没关系,总会过去的。”。。。。。。

从那以后,儿子再也没有因为学校活动多而跟我抱怨过。

尾声:

孩子是我们生命的延续,但更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生命个体。从保护他、鼓励他、督促他到相信他、放手于他,是一个自然经历的过程。我要提醒自己的是,无论以何种方式和他相处,都不要忘了我们生命相交之源——爱。